转载

【大学生贷款市场,到底有多么触目惊心?!】转载

周日,家庭聚餐。

刚要坐下吃饭,接到了同学电话,问我在哪?

我问,回来了?

她说,明天走。

我问,在哪?

她说,你家附近。

我说,给我定位,我过去接你。

女同学,本科读的济南大学,研究生读的同济大学,是学金融专业的,毕业后在一家电商公司上班,具体哪家咱就不说了,因为后面要谈到一些很敏感的话题。

她属于我们班混得比较好的,从财富角度而言,前五名,在北京,有房,有车。

读书时,我们没啥交集,她很闷,很难被人记住,是各自都参加工作以后,大家仿佛都成熟了、开朗了,参加几次同学聚会以后,才慢慢彼此熟悉。

她姓杜,后面我们就喊她:小杜。

我问,你现在主要负责什么业务?

她说,说得通俗一点,就是贷后处理。

我说,假如我在电商平台上借了钱,我不还,会有什么结果?

她说,先是短信,后是电话,再是传票。

我问,传票是真是假?

她说,大平台的是真,小平台的是假。

我问,真起诉吗?

她说,是的。

我问,假如我换了手机号码呢?

她说,无论你换了什么,都能找到你。

我问,网上追逃?

她说,不用,云数据,可以跟你这么讲,为什么各大平台都在做云计算?为什么要建立生态系统?就是对人的分析越来越立体,随便拽出一个人来,都可以把他分析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,可比算命先生厉害多了。

我问,有多厉害?

她说,你无法想象的厉害,可以画出你每天的活动轨迹,准确的地图,你去了哪里,住在哪里,吃了什么,跟谁见面了,谈的什么业务……

我问,中国人现在的负债率高不高?

她说,越来越高,在美国曾经上演的,也会在我们这里上演,你有多少负债?

我说,我是一个不贷款的人,也不用信用卡,今年出于好奇办了一张信用卡,额度2万元,我每个月消费8000元左右,这个月多一点,因为媳妇拿去买了家具,应该有1万7的消费。蚂蚁借呗有 5万的额度,我总觉得是白送给我的,我不借它还诱惑我,那我就当成提现了,把5万元转到我卡上了,蚂蚁花呗有3万的额度,每个月消费基本上都是满额的,我媳妇跟我共用一个帐号,所以花费比较大。

她问,是不是一算很可怕?

我说,于现在的我而言,可能负债10万还是毛毛雨,无所谓的事,若是上班的话,可能压力比较大。

她说,若是上班族,给你10万的额度,你又提前透支了,我可以告诉你,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,你是没有机会翻身了。

我说,关键是这些钱都是送给我的,我没要,但是非要摆在我面前。

她说,倘若一个上班族,工资不用高,月薪2000元,现在在各大银行、平台上借款,轻松借到20万,你觉得他能偿还得起吗?

我问,有这么借的吗?

她说,大把。

我说,这么一说,的确挺可怕的。

她说,克制是很难的。

我说,我深有体会。

她说,我们公司有个小姑娘,她辞职以后出去做了一个业务,商务陪游,全是大学生,根据不同院校,不同颜值,给出不同的价格,在北京这样的城市,一天的价格在6000元到30000元不等。

我说,跟鸡头没区别。

她说,你也这么认为对吧?你听我讲,但是对于一个大学生而言,倘若她已经负债六七万了,而且的确没有偿还能力了,家里也不管,对于她而言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跳楼,在逼死她与给她一个饭碗之间,你觉得哪个更仁义?

我说,还是觉得不道德。

她说,其实这是一个多赢的模式,大老板花钱了,满意了,开心了,小姑娘赚到钱了,开心了,满意了,把平台上的钱还上了,平台也开心了,满意了,中介也赚到了提成,也开心了,满意了,皆大欢喜。

我问,这些小姑娘是愿意卖的,对不?

她说,愿意,很愿意,网上流出来的那些视频,大家把责任都推卸给了平台,其实平台不是魔手,是她们自愿的、主动的,甚至她们主动问你,能不能拍些视频给你,借点钱?

我问,这些小姑娘借钱干嘛?

她说,整容、买手机、买衣服、买化妆品,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堵窟窿,几乎所有负债的人都陷入了一个困局,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,越补越大,完蛋了,例如你月薪5000元,你月供8000元,咋办?继续借呀,结果下个月,你月供成了8500元。

我问,有没有被骗的概率?

她说,与钱有关的,都是人性最黑暗的,什么局都有,大学生最容易被骗的就是变现,例如有人告诉你可以帮你把花呗里的钱提出来,或者把你的信用卡里的钱提出来,结果呢?提了以后把你拉黑了,你什么都没得到,得了一屁股债。

我问,普遍吗?

她说,太普遍了,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选择不还钱的原因,就是我们被骗了呀?钱我没花,凭什么让我还?另外大学生没有征信意识。

我问,芝麻信用的未来你看好吗?

她说,未来越来越牛B,因为它是综合了你的立体生活,而不完全是你的金融面,所以比传统征信更准确,时间会给它正名的,所以只要有机会,你要提升芝麻分,越高越好,你现在觉得没啥用,若是有一天你需要应急呢?你足够好的信用就能救命,信用是值得一辈子去呵护的,是你最宝贵的财富,你现在多少分?

我说,778。

她说,我给你看看。

一看……

她说,你可以把车辆信息、房产信息都补上,还能继续提分,另外还要绑定信用卡。

我说,懂了。

她说,有机会就要借钱,但是一定要合理的借钱,在能力范围内的借,好借好还,对于银行而言,优质客户不一定是正资产的客户,而是信誉优良的客户,借过钱,但是还款信誉极佳,你从来没借过钱,银行不知道你信誉咋样?只是知道你帐户里有点钱而已,这不算什么。

我问,假如我想找个大学生,我花多少钱就能找个?

她说,若是从逾期数据库里找的话,可能你愿意给生活费就足够了,一个月千多元,没问题,有很多是非常漂亮的。

我问,有吗?

她说,有,咱这边就有一个,我们邻村的,她负债七万,这些钱并不是被消费了,就是她第一次去搞花呗被人骗了1万元,从而有了窟窿,越补越大,补到了七万,家里也偿还不起,也不是说偿还不起,若是七大姑八大姨一凑也能还上,但是总觉得小姑娘借了这么多钱不能理解,就拒绝帮她,家里人就找到了我,问我能不能把情况帮着说明一下,把这笔钱给抹了,我跟他们解释,这是阿里巴巴的平台,不是我们公司的,何况没人有这个权限。

我问,最终的结局呢?

她说,若是父母不出手,这个孩子最终肯定完了,最可能的概率就是自杀,而且已经有了自杀的倾向。

我说,从男人角度而言,我也不愿意找这样的女朋友,因为我要为她偿还7万元。

她说,其实不需要,若是真的看好她的未来,是可以帮她的,你不需要帮她还7万元,只需要给她生活费就可以了,我已经建议过她了,暂时停掉付利息之类的,先保存性命,其余的以后再说,等她参加工作了,这些窟窿自然慢慢就补上了,就能活过来,若是她总是盯着这些窟窿,一定是站不起来了。

我问,是不是现在把她卖到东莞她也乐意?

她说,肯定乐意,只要给钱,怎么都行。

我说,感觉做你们这行的,咋都跟拉皮条的似的?

她说,与钱与债有关的时候,一切都只是交易的砝码,人是没有什么廉耻之心了,最终都归结到了一个问题,还有什么是可以换钱的,在这个行业久了,你甚至都产生了一种歪理,就是介绍一个男人去认识这个女生,都是在拯救她,总比让她跳楼强吧?

我说,那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吧。

她说,你别让我看低你呀?!

我说,我只是开玩笑,我不会去的。

她说,这是一个全民负债的时代,例如你首付100万买了套房子,这是你的资产对吧?你去征信上看看,你的资产是负债500万。

我问,大学生贷款率高不高?

她说,一会有WIFI的时候,我给你看看吧,你随意说一个院校,我都可以给你列出这个学校有多少学生负债1万元以上,而且已经逾期了。

到了饭店,连上WIFI。

一搜,吓着我了,我母校,600多个。

我问,北大清华有没有?

一搜,都有。

有电话,有地址……

我问,这些数据是不是有人在倒卖?

她说,算是半公开的数据了吧,一直都是卖来卖去,越卖越廉价,最终就变成了伴游名单,那些中介挨着加微信,看朋友圈的照片,觉得不错,就打电话过去谈,不会说得很直接,就问她愿意不愿意做私人导游?

我问,假如我换了手机号码,换了微信,你们还能找到我吗?

她说,肯定,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抢占通讯录导入不?这个其实就是你的个人DNA,里面有些电话你会继续联系的,对不?例如父母的,兄弟姐妹的,这些其实都已经在云数据里了,你换了号码无所谓,一旦出现了类似匹配的通讯录,马上就可以锁定是你,另外每个人声音都有DNA,还有人脸识别,你往哪跑?

我说,所以苹果手机是相对比较安全的。

她说,一定程度上,是!

我问,你做这个行业以后,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

她说,第一,人是没有隐私的。第二,量入而出。第三,永远不要相信一个负债人的话。第四,规则是用来约束自己的,更是用来保护自己的。

吃过鸡,回家。

路上。

她问,你有没有感觉待在这里有些荒废人生的感觉?

我说,没有。

她说,上次我去深圳,早上6点的飞机,我4点就出发了,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?那里的写字楼,凌晨4点时,有1/3的灯是亮着的。

我问,说明什么呢?

她说,他们在争分夺秒。

我说,本来就是如此,一代颠覆一代,他们多是90后,是用来颠覆我们80后的,我们不是颠覆了70后吗?70后也颠覆了60后呢?时代就是这么进步的,前年阿俊姐就跟我讲过,80后已经没有机会了,她分析的也很有道理,例如你让我现在真的啃着咸菜住在地下室熬夜去创业?我不会干的,我觉得那不符合我的品位,无论赚不赚钱,我肯定要先买个办公室,买辆好车,然后再谈创业,我们已经铺不下身子了,因为我们体验过好玩意了,还有就是我们有点积蓄了,还有就是刚要熬夜,媳妇打电话来了:儿子发烧了,你还不回来?

她说,在大城市,人与人之间是很务实的。

我说,务实的意思就是谈项目,谈生意,坐在一起喝茶,对不?

她说,是!而一回来呢?大家又要喝酒,又要谈感情,聊的全是鸡毛蒜皮的琐事,而且没有心疼时间的意识。

我说,不完全是,你咋没找我聊聊?我就很心疼时间,我觉得时间是最贵的,别的事,只要是可以花钱找人代替的,就不应该亲自去,我们只做思考者、决策者。我楼上有两个青年在创业,每天都特别忙,找我倾诉,忙死了,忙死了,我就打击他们,我觉得他们每天都在做无用功,我就问他们,你们今天干了什么?挨着罗列一下,然后我给这些劳动成果打价格,例如去找印刷厂了,好,价值50块钱,去办理手续了,好,价值50元,你一天就干了这么多P事,还觉得自己忙?在我看来,你再忙,也是个打杂工的,因为都是无用功,没有尊重时间,尊重时间的第一选择是把时间用到刀刃上,思考、决策、整合。

她说,南北文化差异越来越大,北方还在喝酒,南方却在喝茶。

我说,这也是偏见,现在喝酒的场合也越来越少了,我前天去济南,一桌人,没有一个喝酒的,没有一个抽烟的,也都很正经地在聊天,在谈生意。

跟我聊聊这些,我是理解的,若是跟七大姑八大姨聊这些,那还了得?那么努力干嘛?读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享福吗?咋能让自己更累了?钱多少是多呀?够花就行,有咱就多花点,没咱就少花点。

在农村时,我们怎么羡慕城里人?

说,每天泡杯茶,看看报纸,就这么轻松。

去我办公室坐了一会,她用电脑给我演示了一下大数据的神奇之处,可以准确地绘制出你的个人行为信息,你在哪些地方消费过,是什么级别的会员,最近坐过什么航班,去过哪个国家……

都有!

这些,我没有太惊讶,以前我去澳洲时,就领教过,签证公司没见过你,但是什么都知道,包括你家人的收入情况,在哪上班,月薪多少,你隐藏了或者漏写了,他们都知道,你有几辆车,你名下几辆,媳妇名下几辆,几套房子,有多少贷款,他们也知道。

如今,各大电商平台都有金融业务,他们抢占的是银行的市场份额,而且他们更加的便捷,例如我从蚂蚁借呗上借钱,从申请到借,5分钟内就会放款完成。

而传统银行呢?

太慢了!

当这些平台主动送钱给我们时,我们越来越难克制了。

以前,我们这边有个姑娘,很老实,很善良,学中文的,在我们这边做编辑工作,后来考进了医院,在那里做内勤。

她家是外地的,山西那边的。

都说这个小姑娘很独立,据说在本地买了房子,为什么来我们这里呢?据说最初是追随男朋友而来的,但是后来分手了,但是她却在这里扎下了根。

我很欣赏她。

虽然不在咱这里做事了,咱也祝福,偶尔联系。

有次,她很急,找我,说家有急事,需要1万元,问我有吗?

我肯定有。

写个借条?

不用,不用。

还款方式有二。

第一,每月发了工资还我500元。

第二,等有钱了,一次性还我。

我说,不要有压力,什么时候有,什么时候还。

她属于很正经的女孩,很刚烈,若是按照我以前的定义,她属于泡不上的类型,太正,所以我也没有过太邪恶的想法。

后来,一起喝过酒,据同行的朋友讲,喝了酒,我摸过这个女孩的屁股,是拥抱的时候摸的,还捏了。

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,当然也可能说过别的话,例如爱你之类的,但是我主观上是没有想泡人家的想法。

那时我能喝酒,喝醉也是常态,现在不喝酒了,仿佛更优秀了?我叔叔那天说我,一个人不喝酒了,不是说明他健康了,恰好说明他不健康了。

好吧,你这个观点有意思。

相比过去,我的确是不健康了。

今年,她频繁地问我借钱,一次比一次急,深入一问才知道,她是在网上贷款了,被暴力催收了,虽然没打没骂,但是恐吓了,什么手段都有,例如半夜过去敲门……

我就犹豫了。

为什么?

第一、前面的钱,她没有还给我,并且说过一个最后期限,她并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给我,甚至没主动跟我提过这个事。

第二、她可能有别的窟窿。

我去物业问了一下,就是她住的那个房子是不是她买的?

一问,不是。

我在想,我又一次看走眼了,有时我就反思,为什么我看人不准?

我看陌生人很准。

看身边人不准。

因为身边人在我面前跟在别人面前不是一个状态,在我面前大家是不能表现真性情的,什么都要小心翼翼,要留下最好的一面给我。

那我就忍住,不能借给她,因为是无底洞。

后来,我无意在她Q空间看到有人在催债,她还没来得及删除,是她同学,看同学的描述,她应该是借了一圈。

最初给我打电话,要先关心一圈,最后才问问有没有可能借点钱?

如今?

电话打过来,很直接:我也不跟你兜圈子,能不能帮我一下?我房子已经卖了,房款还没拿到,一周后给你。

我就有了恍惚感,这么好的一个姑娘,咋变成了这样?一句真话都没有,包括在医院的工作也不是正式编制,而是临时工。

后来,就没消息了。

再也没联系我,我暗自庆幸,若是我把她睡了,那就是另外一个场面了,她会去找我媳妇,可能后院起火了,鸡飞狗跳了,最终家破人亡了。

后怕!

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,讲述自杀是不是我们的人生选项,其实就是,只是它的位置很靠后,很少被我们提上日程。

若是我们走投无路呢?

这个选项可能就出来了。

我听过一个故事,一个领导听说纪委来查自己了,早上散步的时候,越想越觉得害怕,就在路边树上吊死了,用腰带。

他想了想,若是自己死,可能是利益最大化的选项。

死吧!

最近,我遇到了一位女读者求助,她是名教师,马上就退休了,据她讲,老公常年无业,而且好赌,也就是说,她与儿子相依为命一路走来。

她月薪5000元左右。

当时,女读者给我写过一封信,在前几天的文章下面有留言,大家可能有看到的。

儿子24岁。

想创业。

她鼓励。

创什么业?

想做金融,说白了,就是放贷,她也支持,只要是赚钱的事,就绝对支持儿子,她有工作优势,办贷款,办信用卡,陆陆续续帮儿子筹备了50万,儿子的规模有多大呢?150万。

也就是说,亲戚朋友借款、民间借贷有接近100万。

儿子公司的资金链断了。

问题来了。

现在怎么办?

她的第一选择是自杀。

她来找我,只是想获取一个准确的信息:我死后,是不是一切都抹平了?谁也不欠谁的?

关键是,我也不知道呀!

让人很心疼,我在群上把这个事讲述了一下,问了一句:要不大家众筹一下,救救她?

很遗憾,一分钱也没募集到,大家咋这么冷血?

我也很心疼,但是我也帮不到,是不是对我很失望?我也觉得自己好无助,我要是王思聪就好了,不就是150万嘛,我给还了。

你死了,儿子会一直活在愧疚中,甚至也会被众人折磨死,大家会说,你看看吧,你创什么业?把你娘都创死了,你就是刽子手。

他想了想,也会随你而去。

你忍心看到这样的局面吗?

我咨询了安静姐,这些她都经历过,她的建议是:认清局面,承认失败,不再偿还任何利息与借款,守住工作,守住工资,实在不行提前退休,换座城市,重启人生,等待东山再起,也许再也起不了,但是至少能活着。

不管咋说,都是个局,很难跳出来,这样的悲剧,不用说多了,每个县城都能找出500个活例子!

岂止500个?!一个大学才几万人?就有几百人正处于债务折磨中。

我问了同学一句:大学生债务最终的买单者是谁?

她说,家长!

其实就等于给家长出了一道考题:要么这个孩子的未来完蛋了,要么你把钱还上。

倘若我们是家长,我们选啥?

文章来源网络

正文到此结束
Loading...